您好,盖德化工网欢迎您,[请登录]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蓝月亮玄机报新图 >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项
  • 企业经济性质:私营独资企业
  • 刘小姐
  • 025-66915675
  • 18951954530
【兴证固收】四季度基金转债持仓分析:扩容担忧影响仓位混合基金
来源:本站原创   更新时间:2019-09-16 浏览次数:

  原标题:【兴证固收】四季度基金转债持仓分析:扩容担忧影响仓位,混合基金增持亮眼

  30只转债基金持有转债的市值由Q3的56.77亿元下降至52.87亿元,转债仓位由79.72%下降至Q4的77.18%,仓位提高和下降的各15只。Q4股指整体走弱,但其中包含一波明显反弹,转债基金主要关注:1)基本面有支撑的低位品种,如彼时林洋、隆基;2)价格更低的博弈性品种,如蓝思、天马。银行新券供给加速导致转债基金减持存量银行转债,这对转债仓位影响较大。Q4转债仓位虽然降低,但无论是性价比还是关注度,转债均处于较高水平。由于股指整体下行,季度内获得正收益的基金仅有持有偏债品种较多的招商可转债、工银瑞信可转债优选A。

  混合债券型二级基金、中长期纯债型基金、偏债混合型基金、灵活配置型基金增加杠杆。剔除转债基金持有的转债市值后,各类型基金2018Q4持有转债的市值和达到376.17亿元,较Q3环比上升约2.36%。其中,一级债基、二级债基、偏债混合型、偏股混合型基金均对转债有所增持,中长期纯债型、灵活配置型基金稍有减持,各类基金的转债仓位稳中有降,与银行转债减持有一定关系。全基金样本与转债基金对比之下,有几个值得关注的地方:1)转债基金增持的代表券林洋、118图库红姐。隆基、蓝思、新凤等,仅有新凤被全基金样本明显增持;2)宝武和中油收获全基金增持,但转债基金对此关注度不高;3)全基金样本中新券第一次被提到如此重要的地位;4)减持银行转债是共同点。

  持有转债的典型基金一览:转债基金中,兴全可转债继续加仓中油与低价标的但风险偏好降低,长信可转债A 集中减仓中油与金融标的,风险偏好仍是较高水平。混合债券型二级基金中,易方达安心回报A主要减持了中油、宝武和电气三只偏债品种,从资产配置上看股票增幅高于转债。混合债券型一级基金中,工银瑞信增强收益A股票、转债市值降幅超过基金净值降幅,其他债券降幅较小;但中银信用增利的风险偏好则有明显提升,Q4其基金净值下滑20.16%,但可转债市值反而提升9.46%,主要增持金融类标的。

  风险提示:本报告为行业数据整理分析报告,不构成任何对市场走势、个券走势的判断或建议。

  2018Q4权益市场波动剧烈。10月初美股大幅调整、美债收益率上升拖累A股股指快速下跌。10月底至11月初多项舒缓流动性、支持民营经济、提振投资者情绪的政策出台,股指迎来反弹。但由于经济基本面下行压力仍大,11月中旬之后股指再度下跌。Q4万得全A下跌11.61%,中证转债下跌1.62%,转债抗跌性极强。

  以名称中包含“转债”或“可转换债券”的基金作为“转债基金”分类。目前在市的转债基金共36只,2018Q3有转债持仓数据的共30只(银河可转债、中金可转债、广发可转债、南方昌元可转债、长江可转债Q4上市,银华可转债在Q3上市但并无该季度持仓数据)。以这30只基金为样本,其资产总值由2018Q3的71.25亿元下降3.85%至2018Q4的68.51亿元。转债基金持有转债的市值由56.77亿元下降至52.87亿元,降幅约6.86%。若以转债市值除以资产净值衡量转债仓位,其仓位由2018Q3的79.72%下降至2018Q4的77.18%。

  目前纳入统计的30只转债基金中,2018Q4仓位提高和下降的各有15只,其中有14只基金均是在资产净值下降的情况下实现转债仓位提升。共有5只基金小幅使用杠杆,天治可转债增强A仓位最高,达到118.85%。除Q4逐渐建仓的工银瑞信可转债优选A外,华富(+12.38pcts)、天治(+11.73pcts)、长信(+10.31pcts)等加仓幅度较大。规模最大的转债基金——兴全可转债持有转债市值由18.27亿元下降至17.67亿元,仓位由65.53%下降至58.69%。其他转债基金中降仓幅度较大的包括华夏(-24.72pcts)、鹏华(-15.63pcts)、民生加银(-14.28pcts)等。

  考虑到转债基金规模的差异,相对于个券增减持的规模,持有个券的基金数量更能反映基金对个券的态度。Q3转债基金持仓分析报告中,我们认为基金风险偏好降低,低位布局思路明显。而Q4股指整体走弱,但其中包含一波明显反弹,转债基金的择券思路也主要分为两部分:

  1)林洋、新凤、隆基等是有基本面支撑的低位品种,弱市中得到基金的一致增持。其中林洋和隆基我们在报告中多次推荐,两者均在光伏发电及相关业务上具有竞争力,“5.31政策”导致两只转债的正股调整非常到位,且光伏政策在Q4边际回暖,提振投资者情绪;

  2)Q4反弹来自以“舒缓流动性、宽信用”为主的政策导向,这使得部分风险偏好较高的投资者挖掘基本面并不突出(或边际改善有限),但对政策敏感性较高的低价品种,如蓝思、天马、赣锋、亚太、众兴等。至少在95元甚至更低的位置,这类转债的风险已经不大;

  另外,部分资金可能参与了铁汉的下修博弈。我们在12月份也对投资者做出过口头提示。铁汉复牌后低点在88元附近,且同时启动下修,考虑到停牌期间公司引入国资驰援、融资进程较为顺利、大股东也不断减持转债为下修通过进行准备,博弈下修的确定性较高。

  光大、三一、星源、大族等主要被转债基金减持。银行类转债在12月下旬均经历了一波调整,原因在于基本面压力、市场传言和银行新券供给节奏加快。由于银行新券包括股份行和城商行品种,因此投资者认为存量的光大、宁行均会受到冲击。但实际上供给冲击并没有那么大,我们也在12月底提示过低位收集光大、宁行筹码的机会,最终银行转债在元旦前后开始明显反弹,但其资金流入情况可能在Q4并不能完全反映。星源和大族的减持可能仍是由于基本面改善有限;而对于三一而言,基本面仍然稳定,但价格已经较高,相对于Q4发行的新券如福能、桐昆、山鹰并没有什么优势,可能转债基金有调仓或打新需求。

  整体而言,由于银行转债减持对转债基金仓位的影响较大(尤其是在兴全、长信两只大规模转债基金减持较多的情况下,详见后文分析),因此Q4虽是转债仓位降低,但无论是从性价比还是关注度,转债均处于较高水平。

  依据资产净值,剔除规模明显较大的兴全和长信外(这两只基金将在后文详细讨论),将基金分类为资产净值1亿元以上(共10只)和1亿元以下(共18只)两类进行讨论。相比于Q3出现增减持行为来自单只基金的现象,Q4的增减持多是多只基金的共同行为。

  两类基金的主要增持方向均是金融,无论是券商还是农商行品种,在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的反弹中正股均有25%左右涨幅。1亿元以上基金主要增持江银、张行(来自富国可转债打新)、无锡,而1亿元以下基金则更多关注国君、长证,这种差异可以与两类基金本身仓位有关,即在此之前,1亿元以上基金对规模较大的长证、国君持仓并不低。

  另外,除金融标的外两者追求收益的途径可能有一定区别。1亿元以上基金增持隆基、林洋、新凤、桐昆(来自汇添富可转债A打新)追求收益,这既体现出其对基本面改善标的的信心,也展现了打新优势;而1亿元以下基金除新凤外则增持铁汉、蓝思、电气、久其,似乎博弈的心态更强一些,在新券的选择上,也增持了规模更小、打新相对容易、成长性更高的洲明。

  2018Q4获得正收益的基金仅有招商可转债、工银瑞信可转债优选A两只,其余基金复权单位净值均有所下跌。除这两只转债基金外,还有华宝、融通可转债A两只转债基金跌幅小于指数。

  具体而言,招商可转债的良好表现表现得益于其仍然坚持以偏债品种作为底仓。Q4该基金持有的凤凰、国盛市值占基金净值比重达到35.10%/33.16%,延续其一贯偏债的风格,持有铁汉9.56%则可能是为了增强收益的需要。工银瑞信可转债优选A持仓15.36%的电气转债在Q4出现下修,表现十分亮眼,595555.搜码网595555带来不错收益。

  华宝、融通以金融品种作为底仓,复权单位净值走势波动较大。11月中旬前银行转债表现不错,华宝和融通跟随指数上涨。12月中旬起银行转债普遍调整,两只基金净值跌幅较大。而融通12月末的“翘尾”可能来自彼时表现不错、且位居第二、第三重仓券的林洋和国君。

  从杠杆角度看,各类型基金杠杆率均有所上升,其中持有转债较多的混合债券型二级基金(简称“二级债基”)杠杆率由2018Q3的123.26%上升至2018Q4的126.17%。其他类型中,混合债券型二级基金(简称“一级债基”)/中长期纯债型/偏债混合型/灵活配置型/偏股混合型基金杠杆率分别上升0.16/1.83/3.39/1.12/0.49pcts,达到120.10%/119.49%/120.45%/106.75% /102.01%。

  剔除转债基金持有的转债市值后,各类型基金2018Q4持有转债的市值和达到376.17亿元,较Q3环比上升约2.36%。其中,一级债基、二级债基、偏债混合型、偏股混合型基金均对转债有所增持,其持有转债市值较Q3分别提升2.84%/0.80%/13.31%/25.26%,达到52.28/169.48/50.93/20.59亿元。中长期纯债型、灵活配置型基金持有转债市值则稍有下降,分别由Q3的36.71/50.43亿元降至35.55/47.34亿元。

  用转债市值/资产总值代表非转债基金持有转债的名义仓位,我们发现一级债基、二级债基、中长期纯债型基金转债仓位稍有下降,由2018Q4的6.66%/9.65%/0.20%降至5.10%/9.48%/0.16%。偏债混合型转债仓位均稍有提升,增幅约为0.91pcts,灵活配置型、偏股混合型基金的仓位基本保持稳定。转债仓位并未提升与银行转债的减持仍有一定关系。

  我们对样本进行了一定的调整以得到更具参考价值的“真实仓位”。针对一级债基、二级债基,我们剔除长期持有转债市值占比小于资产净值2%的品种,按照此方法得到的“真实仓位”显示,一级债基、二级债基的转债仓位稍有下降,分别由Q3的12.00%/34.77%降至10.57%/33.27%。针对中长期纯债基金,我们剔除了其中无法投资转债的品种,其Q4“真实”的转债仓位相较于Q3微降0.3pcts至1.43%。

  全基金样本中,17宝武EB、桐昆、18中油EB、新凤、海尔等得到的增持较为显著。这其中主要关注该样本与转债基金样本行为的“同与不同”:

  1)转债基金增持的代表券林洋、隆基、蓝思、新凤等,仅有新凤出现在全基金样本的增持前列中。对于估值比较到位、且政策转好的林洋和隆基而言,若能购买股票应该是更好选择,因此反而对于全基金样本而言隆基和林洋是被减持的转债品种,当然这其中也有获利退场的因素。而新凤正股关注度不算高,反而是不错的转债投资标的;

  2)对于17宝武EB和18中油EB,既可以从年末钢铁、石化产业链景气度回暖的角度理解增持,也可以看做是“守中带攻”的布局策略,毕竟两只EB的债性已经比较强。但转债基金对此的关注度并不算高。

  3)新券第一次被提到如此重要的地位。Q4可以预期到的“低价+低溢价率”上市标的如桐昆成为基金热衷的品种,海尔和光电虽然也好,但上市价格无疑是较高的,增持力度反而没那么高。另外洲明虽然AA-评级,但与正股关注度并不匹配,也吸引了部分基金配置。新券并未体现在转债基金的增持中,可能与其规模有限,打新参与力度较小有关。

  4)对于银行类转债,全基金样本与转债基金样本的行为类似,均是以减持为主。我们认为转债价格的反映有些过度,原因不再赘述。而从1月初开始银行转债反弹明显,预计资金已经部分“复位”。

  总体而言,各类基金对转债品种的关注度仍然较高。仓位略有回落可能来自银行转债的减持和低价转债Q4上涨后的获利了结。除前面讨论较多的一级债基、二级债基和纯债基金、偏债混合型基金转债仓位再度提升,适中地“向风险要收益”逻辑愈发清晰。

  兴全可转债继续加仓中油与低价标的,风险偏好降低;长信可转债A 集中减仓中油与金融标的但风险偏好并未明显降低

  转债基金中,2018Q3兴全可转债和长信可转债A持有转债市值分别为18.26/10.03亿元,2018Q4为17.67/8.55亿元,虽然规模有所下滑但仍远大于其他转债基金,因此有必要单独讨论。

  Q3兴全可转债和长信可转债A增持方向几乎一致,如两只中油EB和金融转债。Q4兴全可转债延续前期风格,依旧选择加仓中油与无锡,同时继续博弈低价标的,对迪龙、利欧、星源、千禾等进行了增持,效果应当不错。减持主要集中于宝武、水晶、以岭,光大和东财两只金融标的也是被减持的对象。虽然该基金资产净值由27.88亿元上升至30.11亿元,但实际上风险偏好有所降低,股票市值下降12.29%,转债市值下降3.28%,金融债市值提升35.75%。

  与兴全类似,Q4长信可转债A对所持的金融转债均有不同程度的减仓。但在对待中油EB的态度上长信与兴全大相径庭,Q4长信可转债A集中减持了两只中油EB。同时对于蓝思、林洋、双环这类低价标的,长信也稍有涉足,但规模相对有限。该基金资产净值由11.61亿元下降至8.84亿元,降幅23.86%,但股票市值/可转债市值下降幅度分别为9.09%/14.50%,仓位反而有所升高。

  资产规模净值较大,且持有转债比例较大的一级、二级债基也是需要单独留意的对象。易方达安心回报作持有转债比例长期高于40%的二级债基,其2018Q4持有转债市值49.08亿元,相比于Q3减少3.00亿元,占资产总值比例为53.46%。

  该基金Q4仅增持了少量的浙报、主要减持了中油、宝武和电气三只偏债品种,可能是为2019年的行情做出准备。另外,减持隆基有获利了结的意味。从资产配置上看,在基金资产净值提高5.46%的情况下,债券配置提高5.92%,股票配置提高8.89%,意味着风险偏好的改善可能更多体现在股票上。

  工银瑞信增强收益A和中银信用增利是两只持有转债比例较高的一级债基。前者2018Q4持有转债市值2.43亿元,占资产总值比例为24.31%,相较Q3微降1.17pcts;后者Q4持有转债市值5.90亿元,占比34.14%,相较Q3提升4.32pcts。

  从持仓变动情况来看,2018Q4工银瑞信增强收益A大规模减持凤凰、皖新、国盛以及电气等偏债标的,同时对宁行、东财也进行了减持。从资产配置的角度看,基金净值下滑24.31%,股票/可转债市值分别下降30.24%/24.42%,而金融债、企业债、票据市值明显下降较少,意味着基金在降低风险偏好。

  与工银瑞信增强收益A相反,中银信用增利的风险偏好则有比较明显的提升。Q4该基金净值同样下滑20.16%,但其持有的国债/企业债市值降低8.28%/2.59%,可转债市值反而提升9.46%(基金不投资股票)。该基金Q4集中加仓金融标的,如无锡、光大、常熟、宁行,也增持了中油以进行平衡;减持的长证、林洋、隆基在Q4为基金带来了不错回报。

  根据上证债券信息网数据,2018年Q4上交所转债合计持有规模(面值)平均值为1022.53亿元,相比于2018Q3平均值949.74亿元增长7.66%。12月参与上证转债的总资金达到1120.32亿元,环比增长约14.40%,主要是新券发行的贡献,如规模较大的海尔和福能。

  四季度所有资金均有增持,环比增持幅度最大的资金来自券商资管(+58%)、券商自营(+31%),12月两类资金分别持有转债达到75.18/56.14亿元。这可能源自新券吸引力较大,毕竟券商类资金在打新中相比单只的基金、保险产品更有优势。

  其他值得关注的资金其实是“相对减持”的,即环比增幅小于参与上证转债资金的整体水平14.40%。基金环比增长约12%至200.70亿元,虽然转债基金小幅减持转债,但其他基金品种对转债的关注度仍然较高,对银行转债也没有出现一致性减持。另外,社保、年金和保险三项投资周期较长的资金分别增长3%/9%/9%,达到72.33/56.48/111.45亿元,但由于增速不及整体水平,持有转债的比例反而有所下降。社保参与打新较少可能是12月资金增量较低的原因。

  风险提示:本报告为行业数据整理分析报告,不构成任何对市场走势、个券走势的判断或建议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--暂无评论--

匿名   会员登录Email: 密 码:
内 容:
验证码: 请照此输入→
 
小鱼儿网站| 惠泽社群官网8556677| 一码中特| 二肖中特| 水果奶奶高手坛| 藏宝阁香港马会| 一肖中特| 土豪神算| 一肖中特| 4216香港曾半仙| 特码| 财神报| 奇人码王论坛| 红姐心水论坛| 61009救世主|